誰能拯救“秦川”?(中)

每經記者 高湘山 張素書    每經編輯 師安鵬    


在《誰能拯救“秦川”?(上)》中,粉巷財經(ID:nbdfxcj)對這家企業歷程進行了縱向素描。

當時也提出疑問,由法士特董事長嚴鑒鉑兼任秦川機床董事長,陜西省國資委是出于怎樣的改革意圖考量?經此罕見人事調整后,秦川機床這盤棋,接下來又會走出什么樣的新氣象?

這個問題談起來不容易。

秦川機床面臨的種種問題,客觀講,除其自身決策因素外,還得放到行業大環境下去思考。當年的“十八羅漢”,諸如昆明機床、沈陽機床,或退市或破產,行業一片哀鴻;而另一方面,進口機床在國內賺得盆滿缽滿……

這些年,作為“萬機之母”的機床行業,到底經歷了怎樣的坎坷?

回溯其中故事,實際上也是我們理解此番改革意圖的前提;進而對于秦川機床眼下困局及后續走向,才能夠有一個更加全面的研判;更重要的是,亦可體味“中國制造2025”與“硬科技”的苦衷……

01

故事要從1952年的三分“重工業部”說起……

拆分之后,一機部(全稱“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機械工業部”)成為機床行業主管部門。在“化萬能修配廠為專能機床廠、全國專能聯合再成為萬能機床”的專業分工思路之下,中國機床行業首次出現系統化布局。

當時的特點是“集約資源、集中調配”,客觀上的確有利于機床行業的快速發展,包括業內知名的“十八羅漢”,基本上誕生在那個階段。

我們知道,機床是技術含量比較高的品類,套用現在的概念,說它“硬科技”是沒有問題的。

在這方面,當時的“七所一院”(又稱“一類所”),37個專業研究所與企業設計部門(又稱“二類所”),為我國機床研發無償提供技術支持。計劃經濟階段,這種模式著實讓機床行業過了很長時期的好日子。

彼時,機床不僅成了“國民機器”,更代表當時國家裝備制造業的最高水準,一度被請進中南海接受檢閱。

 

▲秦川機床老職工家屬區 圖片來源:粉巷君 攝

粉巷君此前走訪寶雞姜譚路的秦機老小區,梧桐掩映下,所余不多的幾排蘇式青磚筒子樓,斑駁棄用的信報箱,還有退休曬太陽的老職工,依稀印證著那個時代的工業篇章。

筒子樓的存在,某種意義上,也是落寞的注腳。

時間回到1998年,國家部委機構精簡,“一機部”正式解散,改為民間組織“機械工業聯合會”,機床行業首遭“冷落”。

再者,市場經濟逐步深化,國家生產指標取消,諸多科研院所也一改之前的“無償幫助”,將技術與商業化掛鉤……

市場化改革是必由之路。

問題在于,特定環境形成的路徑依賴被突然切斷,而后續配套政策跟進不完善,加之機床行業投資大、回報慢、周期性易顛簸的特殊屬性——猛然扎進市場浪潮,日子難免不好過。

02

另一方面,進口機床這些年在國內賺得盆滿缽滿。

以2017年為例,我國機床消費總額299億美元,為世界第一消費大國。不過,高檔數控機床的國產化率只有6%左右。“高端失守,低端混戰,中端交鋒”,是國產機床最直觀的寫照。

隨著國外產品強勢打入,很多市場訂單開始外傾,包括秦川機床在內,“十八羅漢”盈利水平直線下降;資金不足又導致技改難以升級完善,競爭力自然跟不上。最終陷入尷尬的惡性循環……

“外國的月亮為什么圓?”不妨來看——

二戰之后的日本,相繼出臺《機械工業振興法案》《機電法》《機信法》等法律法規,行業投入也是“不計成本”,曾于短短十多年間,對機床基礎科研貸款達5億日元……

等到1982年,日本數控機床產值一躍超過當時的“龍頭”美國。

類似的保護法案、補貼手段,歐美各國同日本幾乎步調一致。此外,多渠道扶持非盈利研發機構,為機床企業提供有力支持,也是這些機床強國通用的做法。

 

▲機床產品  圖片來源:秦川集團官網

反觀國內,力度就弱了很多。

以2009年啟動的“04專項”為例,在產業發展政策上提供了一定的資金支持,但在業內諸多學者看來,后續問題不少。

像針對性不足,資金強度不夠、使用效率差等等,“一把胡椒面撒下去”,對于重點技術領域難免照顧不周……

甚至曾有學者調侃,“同心協力拿課題、同床異夢做科研”。

不光如此,既要發論文、又要做報告的專項課題,讓不少“機床人”疲于應對考核指標,很多抓技術抓生產的本職工作,被拋之腦后……

高端抓不住,技術、資金跟不上,但一些地方出于GDP考慮,又大肆鼓動本地機床企業不斷擴產。

這些皆為后來全行業的蕭條埋下伏筆。很快,當年的“十八羅漢”,在“多重風浪”中先后栽倒。

譬如大連機床,于2017年破產重組;沈陽機床雖然還在,但今年一季報顯示,企業資產負債率高達200%……

03

相對而言,“十八羅漢”里面,秦川機床還算是挺立不倒的一個。

這些年,其除堅守原有齒輪機床業務外,也在轉向現代制造服務業和關鍵零部件業務。

尤其重點攻克中國制造2025智能和精密裝備,讓始終依賴進口的機器人核心傳動設備“減速器”實現批量國產。

前段時間,李克強總理赴陜調研,專門去了一趟秦川機床,并鼓勵他們:要造真正的中國機器人!

也許,國內機床行業的“寒冬”正在過去!

在《中國制造2025》中,數控機床被列為十大重點領域之一,屬于“加快突破的戰略必爭領域”。

主流聲音分析,“未來制造業格局變化調整,尤其對于航空航天、高端裝備制造業等高戰略度行業,機床行業是重要的戰略支點,對未來競爭力杠桿有著重要影響。”

如果從這個層面來看,秦川機床的后續軌跡,就不止于一家普通省屬企業的事,可能它還背負著更多的意義——這在某種程度上,也很好地回答了此番“超尋常”人事調整的改革意圖。

 

▲工業生產車間 圖片來源:攝圖網 

今年以來,陜西國企改革出現一些耳目一新的氣象。

譬如延長石油控股陜天然氣,再如陜旅集團與陜體集團的重組,分析人士判斷,此舉皆有望在業態融合、打通全產業鏈上謀劃新篇章。

至于法士特和秦川機床,目前來看,雖然在股權方面未必會有動作,但兩家企業董事長由嚴鑒鉑一肩挑,尋求戰略協同發展的意圖還是很明顯的。

除了可以預見的資源、技術、管理協同之外,還有很重要的一點,至少秦川機床在進軍高端市場的時候,法士特非但不會報以“外國月亮圓”的偏見,反而更有助于其更精準地把握高端市場需求……

毫無疑問,在企業發展過程中,負責人的角色也至關重要。接下來的疑問是,掌舵秦川機床之后,嚴鑒鉑會具體采取怎樣的系統操盤思路?兩家企業又會發生哪些令人驚喜的“化學反應”?

敬請關注《誰能拯救“秦川”?(下)》……

(封面圖來源:視覺中國)


責編 師安鵬

Copyright? 2014 成都每日經濟新聞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,違者必究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51120190017  

網站備案號:蜀ICP備19004508號-2

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2025號

6合开奖心水论坛